听文物讲故事·甜白釉不是“傻白甜”

听文物讲故事·甜白釉不是“傻白甜”
景德镇,历史上闻名的御窑之地,代表明代官窑瓷器最高水平的永乐甜白、宣德青花、成化斗彩均出自这儿。而永乐甜白的呈现源于明成祖朱棣的“幸运色”。天津博物馆现藏有一件永乐甜白,这是一尊梅瓶,是甜白釉瓷器中稀少难得的珍品。 天津博物馆金牌讲解员张凌菲介绍说,永乐白瓷是明朝永乐年间景德镇御窑厂烧制的瓷器种类,它釉色皎白莹润,既像白糖的色彩,又有糖相同的甜腻之感,因而被称为甜白釉瓷器。这种瓷器一改之前白里泛青的特色,釉色变得十分纯粹,表现了我国古代白瓷烧造的最高水平。甜白釉瓷器以碗、盘、小壶、高足杯、梅瓶最为多见。 “其实关于这个‘甜’字历代的写法是不相同的,一种说法以为这种器物质感甜腻,十分美,所以取白糖甜腻的意思,写作‘甜白’;而别的一种说法以为是填空的‘填’,指的是制造这种瓷器的技能,写作‘填白’。不过,人们更倾向于‘甜白’,甜到心里,白到极致,既形象又生动。”张凌菲说。 天津博物馆保藏的这件甜白釉梅瓶,小口短颈,丰肩平底,正经美丽,通体白釉,釉质细腻,釉色香甜,外壁压印暗花造型。 “这件甜白釉梅瓶是其时宫殿专门摆设用瓷。”张凌菲介绍,梅瓶最早是用来盛酒的器皿,关于它的起名有一个有意思的传说,相传宋徽宗十分喜爱梅花,国都开封处处种有梅花,宋徽宗命令御窑厂烧制用来插梅花的瓶子,所以,梅瓶就诞生了。梅瓶在南宋时最常见的功用则是用来盛酒。用梅瓶盛酒有许多长处,一是瓶口小颈短,便于封口系绳;二是容量大,便于转移;三是外形圆润,纹饰丰厚,利于请客,具有观赏价值。梅瓶作为盛酒器运用一向延续到明代。 作为我国明代皇家的御用瓷器,甜白釉瓷器的烧制其实和明成祖朱棣的个人喜爱有很大联系。 张凌菲说,传说当年,明太祖朱元璋为了培育自己的皇子,从前聘请了多位高僧为皇子吟诵经文,其间一位高僧姚广孝向其时还在做燕王的朱元璋四子朱棣自告奋勇,说要送给朱棣一顶白帽子,而燕王的“王”字上面写一个“白”字便是皇帝的“皇”字,朱棣心中一震,遂选用姚广孝辅佐,后来真的就坐上了皇位。朱棣越发信任白色关于他有着重要的含义,以为是自己的幸运色。朱棣喜爱白色,对白瓷情有独钟,更对白瓷的烧造尤为关怀,要求很高。 景德镇御窑厂为了投合朱棣,不计成本总算烧造出了胎体轻浮,胎质细腻,釉色皎白的瓷器,这便是颇有“心计”的甜白釉瓷器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